当前位置:必嬴亚洲 > 必赢官方 > 大连天宝大股东持有股份近日已全部被司法轮候

大连天宝大股东持有股份近日已全部被司法轮候

文章作者:必赢官方 上传时间:2019-10-13

数据显示,2016年安普生物营业收入为2865.84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7.57%;实现净利润153.42万元,较上年同期增加54.69%。

3家公司的处理速度称得上迅速。

核心提示:大连天宝大股东持有股份近日已全部被司法轮候冻结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天宝食品最近日子不好过,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所持股份被全面冻结;天宝食品涉及两起违规担保事件;因6亿债务逾期收到法院传票。 12月26日,天宝食品披露称,因未能及时偿还国家开发银行大连市分行的近6亿借款,公司近日陆续收到法院传票,被债权方起诉并要求偿还本息。 此外,天宝食品还首次披露了涉及的两起违规担保事件。公告显示,在未履行审批决策程序及公司印章使用流程的情况下,公司在2016年为其控股股东大连承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及实际控制人黄作庆所涉的民间借贷提供担保,担保余额累计达2.7亿元。 记者梳理发现,承运投资和黄作庆作为公司的前两大股东和一致行动人,其持有天宝食品的股份目前已全部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承运投资和黄作庆从今年5月开始筹划的,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的股权转让事宜也无疾而终。 当前,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已经承诺尽快筹措资金归还上述借款或协商解除上市公司担保责任。 12月26日,记者多次拨打天宝食品董秘办电话以咨询其所涉的债务纠纷问题,但始终无人接听。 6亿债务逾期 上市公司獐子岛曾因“扇贝跑了”的新闻而“火了一把”。近日,大连另一家以水产品加工出口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天宝食品也是负面缠身。 根据天宝食品披露的重大诉讼公告,自12月21日起,公司董事会陆续收到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传票等涉案资料。因与国家开发银行大连市分行借款合同纠纷,国家开发银行大连市分行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公司偿还相应借款本金、利息、罚息等诉讼要求,涉案金额合计5.87亿元,占公司2017年经审计净资产的21.34%。 公告显示,天宝食品曾于2012年起在大连市金州区华家厂筹备新建物流库项目和新建大豆植物蛋白冰淇淋加工项目。彼时,公司曾向国家开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申请了一笔6亿元和5亿元的贷款。 由于天宝食品并未按期完成2018年应偿还本金和利息,国家开发银行大连市分行此前曾宣布其全部贷款于2018年9月22日提前到期。 实际上,天宝食品当下面临的债务问题早有预兆。根据公司10月27日发布的公告,天宝食品于2017年向中国进出口银行申请的3笔流动资金贷款也存在1126.3万元的逾期利息尚未归还。 不仅如此,天宝食品在11月30日曾披露,因与北京合润德堂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纠纷,公司未在期限内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涉案金额合计134.2631万元(其中:广告费130万元,承担案件诉讼费4.2631万元),故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天宝食品这一失信行为随后遭遇深交所的关注。根据公司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天宝食品目前共有银行账户74个,其中有23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其余账户均可正常结算。 天宝食品表示,被冻结的银行账户不属于公司的主要银行账户,尚未对公司生产经营及收支造成重大影响。 债务问题的频频爆发指向了天宝食品近来表现不佳的业绩。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天宝食品共实现营业收入7.67亿元,同比下降22.7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467万元,同比下降68.49%。 而针对2018年的全年业绩,公司预计将实现1.61亿至9366.4万元的亏损,同比下降220.00%至下降170.00%。 公告显示,亏损原因主要在于华家新建项目计提固定资产折旧增加、全年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增加和主营业务的销售收入下降。 涉2.7亿元违规担保 除了公司自身日益严重的债务问题,天宝食品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所涉民间借贷风波也在持续发酵。对此,天宝食品也未能“独善其身”,涉及到两起违规担保事件中。 天宝食品的股东信息显示,当前,黄作庆旗下的承运投资和黄作庆本人分别持有公司18.83%和18.33%的股份,位列公司第一、二大股东,黄作庆为承运投资和天宝食品的实际控制人。 公告显示,天宝食品近日收到了来自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向公司签发的传票资料。该诉讼便来自承运投资、实控人黄作庆与北京碧天财富投资有限公司的民间借贷纠纷。其中天宝食品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涉案金额共2.06亿元,占公司2017年经审计净资产的7.49%。 经过天宝食品的事后核查,在黄作庆与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签订的《借款合同》中,天宝食品同样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截至12月24日,上述对外担保余额为6113.8万元,占公司2017年经审计净资产的2.22%。 对于以上担保行为,天宝食品却表示此前并不知情。 公告显示,承运投资和黄作庆在《担保合同》上加盖公司公章时,并未履行审批决策程序及公司印章使用流程。由于公司内部控制执行不到位,相关经办人员未告知公司,以至于未能避免违规行为的发生,也未能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记者梳理发现,今年7月,天宝食品还曾牵连至另一起民间借贷纠纷中。根据安投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布的《受债权人委托向天津一品堂文化等41家企业催款公告》,天宝食品的名字赫然在列。根据天宝食品此前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此笔借款同样来自于承运投资,总金额达8000万元,而天宝食品并未承认对这一款项提供任何担保。 对于天宝食品已经牵连在内的违规担保事项,承运投资和黄作庆目前已经承诺将尽快筹措资金归还上述借款或协商解除上市公司担保责任。但二者眼下已经处于“自身难保”的境地。 公告显示,承运投资和黄作庆持有天宝食品的股份目前已全部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 在债务重压之下,黄作庆曾筹划过一次对天宝食品股份转让的事项,但进展并不顺利。 今年5月,天宝食品发布公告表示,承运投资已与上海国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股份转让协议》,约定承运投资以协议转让方式将其持有的公司10.54%股份转让给国乾投资。此后,双方又于今年6月和7月再度签署补充协议,目前这一转让事宜未有新的进展。

借款方到期未还款控股股东69.24% 股份被冻结

海益宝被纳入失信名单则更像是一场“乌龙”。1月11日,海益宝收到主办券商通知,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董事长范立强在2016年12月12日被纳入失信名单,根据公告,法律生效文书确定的义务为:被执行人支付申请执行人8296.52万元。对此,海益宝方面表示,范立强已于2016年11月将平安银行贷款及诉讼费用全部还清。法院在1月13日将范立强的有关信息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中删除。

安普生物因借款被起诉公司还被纳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今年2月28日,主办券商在持续督导过程中发现安普生物存在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情形。

图片 1

公告显示,安普生物2015年6月19日从洛阳银行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贷款500.00万元,贷款期限为1年,贷款年利率为16.20%,该笔贷款于2016年6月19日到期。截至2017年8月31日,逾期本金为414.77万元,逾期利息为71.77万元。

成功从失信名单中被撤销的只是少数。截止3月24日,仅有博汇股份、海益宝发布相关失信主体已被从失信名单中撤销的公告。

此外,有一点值得注意,安普生物9月6日公告披露,公司股份交易出现异常波动,主要是因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刘志鹏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将持有的200.10万股公司股票以每股1.20元的价格转让给洛阳坤仟实业有限公司,持股变动达到5%。刘志鹏在减持时,存在未解除公司为其负债提供的担保270.00万元。

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相关公告在今年集中爆发的背后原因指向全国股转公司在2016年12月30日发布的《关于对失信主体实施联合惩戒措施的监管问答》的公告。

洛阳安普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安普生物,证券代码:839248.OC)9月5日公告披露,公司3项贷款逾期未归还,存在被银行追偿并承担相关违约责任的风险,目前正在配合银行办理续贷手续。

新三板这些“老赖”们

此外,安普生物多次为控股股东刘志鹏借款提供担保。2014年度和2015年度期间,刘志鹏因个人需要,分别向4名自然人借款,借款金额合计110万元,上述四次借款均由公司提供担保。根据公司9月7日补发的公告显示,刘志鹏于2014年9月26日还向自然人侯尚杰借了200万元,也是由公司为其个人借款提供的担保。

2017年2月6日,中搜网络发布公告,因与员工的劳动合同纠纷被纳入失信名单。挖贝新三板研究院资料显示,中搜网络被判向员工张明明支付工资及经济补偿金共10.06万元。但中搜网络认为,与张明明的劳动争议系对方拒绝公司安排到新部门工作构成旷工,由此拒绝支付部门调整通知之后旷工期间的工资所致,并在判决后提起上诉。在2016年11月9日上诉被驳回后,中搜网络于2016年11月22日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交了再审申请,并于1月18日被立案审查。

公司借贷经营本来是挺正常的事情,但若经营不善不能及时还款则面临较大风险。安普生物就因借款事项被起诉今年1月被纳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近日,安普生物公告披露公司的三项银行贷款逾期,面临的偿债压力较大,目前在配合银行办理续贷手续。

安普生物被列入失信名单则稍显“冤枉”。据了解,安普生物在2017年1月25日被列入名单原因在于2016年7月安普生物遭自然人张依忠起诉要求偿还20万元及对应利息,安普生物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参加诉讼,因此被法院以“伪造证据妨碍、抗拒执行”为由纳入失信名单。对此,安普生物解释称,该笔借款实质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刘志鹏个人向张依忠借款而非公司向其借款,公司已与刘志鹏沟通要求其尽快偿还张依忠的借款本息。

由于借款方到期未归还借款,担保公司在代为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后向法院起诉,向刘志鹏等追偿。洛阳市涧西区人民法院依该担保公司的财产保全申请,于2016年9月7日裁定冻结刘志鹏持有公司的股份2340.00万股,占安普生物总股本的69.24%,冻结期限自2016年9月7日至2018年9月6日。今年7月12日,因与上诉方和解,刘志鹏所持有的股份才得以解除冻结。

同样,申舟物流在3月7日接到主办券商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包明、陈万莉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通知后,3天内即处理好了相关事项,在3月10日相关信用信息即已恢复正常。

资料显示,2015年2月5日,洛阳华鲵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向国家开发银行申请400万元贷款,鑫融基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为借款方提供担保,安普生物、王松军、李丹华、王松波及刘志鹏为该笔借款提供反担保。

其中甚至出现涉及过亿金额的情形。2017年3月23日,东安液压发布公告,其实际控制人之一庞彩萍因个人对外担保,作为被执行人之一被依法立案执行,执行标的超过2.6亿元。

此外,安普生物于2016年5月13日和2016年7月20日从洛阳吉利农村商业银行分别贷款700.00万元和500.00万元,贷款期限也是1年,贷款年利率为11.16%,上述两项贷款分别于2017年5月13日和2017年5月20日到期。

整体来看,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以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或高管居多,公司自身被纳入名单的仅3家。原因大多在于失信主体个人对外进行担保或借款,未能如期还款因此陷入诉讼纠纷被强制执行。

后来经安普生物证实,该笔借款实质为刘志鹏个人向张依忠借款而非公司向其借款。因刘志鹏未按照法院要求参加答辩并进行举证,法院按照借据认定公司应当偿还剩余借款本金及对应利息。

其中,申请挂牌公司及相关主体(包括申请挂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以及控股子公司)为失信联合惩戒对象的,限制其在全国股份转让系统挂牌。

因借款被起诉公司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股转:挂牌、融资、收购等通通没戏

2017年半年报显示,安普生物的短期借款1614.77万元。公司拥有货币资金14.17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89.00万元。流动比率只有1.19,已获利息倍数为-0.31。综合来看,安普生物的债务偿还能力比较差。

佳瑞高科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谢秋欣则因两次担保及股权转让协议纠纷被列入失信名单。据了解,谢秋欣拟转让佳瑞高科股份给自然人张春荣,但佳瑞高科挂牌后转让方式为做市转让,该股份转让不符合股转公司的相关规定,导致股份无法转让,谢秋欣未按约定退回该股份转让款,遭张春荣提起诉讼。

除了自家公司贷款逾期未还,安普生物和其控股股东刘志鹏还曾因给其他借款方提供反担保,由于借款方到期未还借款被担保公司起诉,要求刘志鹏等追偿。因担保公司提起财产保全申请,刘志鹏所持公司股份被全部冻结。

在严监管的形势下,有挂牌公司主动向监管靠拢,披露相关情况。如,领先环保、精华教育在董事/高管发生变更时,纷纷发公告表态,新任董事/高管不属于失信被执行人。

梳理相关公告发现,安普生物由于业务发展及经营管理需要,2016年度数次累计向刘志鹏借款1166.08万元,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又因临时资金周转不济,向洛阳洛变电气制造有限公司借款34.00万元,用于公司生产经营。

仍在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里的挂牌公司及相关主体

连续3项贷款都逾期未还,公司已经存在被银行追偿并承担相关违约责任的风险,同时具有较大的偿债压力。按照安普生物目前的财务状况,想要续贷恐怕不容易。

在新三板,全国股转公司明确表态,涉及失信联合惩戒对象的公司在挂牌、股票发行、重大资产重组、收购等方面同样受到限制。

三项贷款逾期存在银行追偿和承担违约责任风险

除担保外,与员工的劳动合同纠纷、股权转让纠纷也成为新三板公司及相关主体被纳入失信名单的理由。

据了解,安普生物2016年10月25日在新三板挂牌,公司主要生产抗菌制剂,产品主要包括乳膏剂、软膏剂和洗剂三大类别。

图片 2

今年上半年安普生物营收和净利润下降幅度较大,上半年公司营收488.10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66.74%;净利润亏损214.13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98.38%。 :

挖贝新三板研究院资料显示,东安液压、海斯迪发布的相关失信公告都为补发公告。其中,白水农夫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吴治德早在2016年4月27日即已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及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宁德市蕉城区人民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截至2017年8月31日,该笔贷款逾期本金为1200.00万元,逾期利息为114.58万元。

挂牌公司或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控股子公司属于失信联合惩戒对象的,在相关情形消除前不得实施股票发行;挂牌公司实施重大资产重组,挂牌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控股子公司,标的资产及其控股子公司不得为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失信联合惩戒对象不得担任挂牌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也不得收购挂牌公司。

据悉,原告张依忠2016年7月起诉安普生物应偿还借款本金20万元及对应的利息,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时,安普生物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参加诉讼。2017年1月25日,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被执行人的履行情况为“全部未履行”,具体情形为“伪造证据妨碍、抗拒执行”。

金洋新材是新三板第一家发布相关公告的企业。2016年6月14日金洋新材发布公告,公司董事、总经理桂贤友因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被宜丰县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经核实,该案件系桂贤友拒不履行民事判决书确定的义务,即支付自然人刘志生款项79.95万元及利息。

全国股转公司明确表态,对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实施惩戒措施,限制其在全国股份转让系统挂牌、融资。

其中,创新层企业博汇股份在1月6日发布公告,公司在2016年10月22日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6天之后,博汇股份即宣布法院已于1月12日撤销公司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博汇股份于2016年10月28日发起的融资也未受此事件影响,在今年3月20日完成募资8100万元。

少部分慌了

今年开年以来,新三板关于挂牌企业及其控股股东、高管等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公告数量剧增。

此后,从今年开始,关于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相关的公告被频繁发布。

无独有偶,安科文化控股股东深圳市安轩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陈洪同样因与自然人张少华、甘松云、朱萍、倪胜、王静的股权转让合同纠纷,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根据安科文化文化公告,该次纠纷涉及的包括股权转让款、律师费在内的款项约在2254万元左右。

根据全国股转系统公告粗略统计,截止2017年3月24日,共有13家新三板挂牌企业披露公司或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高管等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相关的公告,其中3家/名经过申请已恢复信用。

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就相当于向全社会宣布这个人是不诚信的“老赖”。作为失信被执行人,在申请银行贷款、乘坐飞机软卧、高消费等方方面面都受到限制。

严监管下,一些挂牌公司此前未披露的失信信息被查出。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全国股转公司在《失信监管问答》中明确规定,失信联合惩戒对象不得担任挂牌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董监高发生变更时,挂牌公司应在董监高变动公告中明确披露新任董监高是否为失信联合惩戒对象。

从长期来看,新三板的制度将一步步走向完善,监管也会更加细致,对失信被执行人的监管必将走向常态化。不管是拟挂牌、挂牌公司,还是券商、律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或是计划对新三板公司实施收购的企业都应该对失信被执行人提高警惕。

另外,全国股转系统还要求主办券商、财务顾问和律师等在推荐挂牌、股票发行、重大资产重组、收购等情形下,对申请挂牌、已挂牌公司相关主体或股票发行对象等进行核查,看是否属于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并发表意见。

本文由必嬴亚洲发布于必赢官方,转载请注明出处:大连天宝大股东持有股份近日已全部被司法轮候

关键词: